发生了什么事

Q&A

大卫·斯佩格
Q&A

大爆炸评论家‘Smoking Gun’

2014年7月3日

宇宙学家戴维·斯珀格尔(David Spergel)解释了为什么广为人知的引力波发现可能是错误的,以及“超范围”研究如何影响公众对科学的看法。

Q&A

早期宇宙探索者寻找答案

2014年7月3日

曾设计了声称发现了大爆炸引力波证据的实验的郭超麟(Chao-Lin Kuo),对宇宙尘埃可能解释了他的结果的批评并没有感到困扰。

Q&A

没有博士学位的“反叛者”

2014年3月26日

与数学物理学家弗里曼·戴森(Freeman Dyson)进行了有关量子电动力学,气候变化及其最新宠物项目的对话。

Q&A

讨论多细胞性的演变

2013年9月25日

发育生物学家Cassandra Extavour采访了多细胞生物的起源和合作的演变。

Q&A

追求量子生物学

2013年7月30日

伯克利化学家K. Birgitta Whaley接受了有关将量子生物学转化为实用量子装置的希望和挑战的采访。

Q&A

等待革命

2013年5月24日

就令人困惑的理论物理状态接受了诺贝尔奖获得者戴维·格罗斯的采访。